慧聪鞋网

东莞的转型阵痛:老板频繁跑路 外地企业来招工

http://www.shoes.hc360.com2015年11月13日09:31 来源:中国青年网T|T

   【慧聪鞋网讯】老东莞”感受的“阵痛”

    已经在人才市场转悠多日的张进,越来越感到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张进求职的理想工作是工程开发、工厂管理等类的管理岗位。而他的愿望来自于他曾经的经历。

    1996年就开始踏足东莞的他,也曾有过事业上的辉煌。虽然其间他的工作不算稳定,还曾一度到浙江温州、宁波和广东的珠海等地工作过,但凭借自身热能工程专业大学本科的学历背景和忘我的拼劲,让他有机会多次进入一些企业的管理层,收入也颇丰。

    在温州、宁波,他当过企业经理,在珠海,做过一家超过百人的机械长厂长,用他的话说,就是“老板之下的二把手”。

    又回到东莞后的2006年至2012年,他在一家企业做工程开发主管,“领导一群技术人员用电脑设计产品”。

    “那时我管20多个人,都是工程师、大学生,每月工资条上的收入就有11500元。”语气中透着自豪。

    也因此,他在招聘会和网上的应聘书中,开列出的理想工作还是工程开发、工厂管理等类的管理岗位,他认为这是自己的优势所在。“这类工作的工资待遇行情,过去1万元左右,现在是7000-8000元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只是现实已不容得他挑肥拣瘦。

    事实是,他现在已经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。

    自从2012年离开那个曾带给他自豪、自信的工程开发主管的岗位后,他一度回到过广西玉林他的老家,开过两年多的狗肉火锅馆,结果还是以失败关门告终,并基本赔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。

    几经辗转努力无果后的两个多月前,他又重新回到东莞,想重走他曾经已经看不上眼认为“是条死胡同”的打工老路。

    因为在玉林老家的妻子也没有工作,在家待业,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大学,一个还在上高中,一家所有开销都要指望他一人。所以他必须找到工作,他要拼命。

    而时至今日,他几乎身无分文,每天住宿、伙食等日常开销就靠透支几张之前办理的银行卡。每天住宿的标准也只有15元。

    在东莞这段时间,曾听说重庆工作好找,他就“杀”到了那里,半个月后还是遗憾地铩羽而归。“现在三十八九岁的人都找不到工作,我都48岁了,这个年龄很难找了。”语气中很有些壮士迟暮般的无奈与悲凉。

    其实,窘困的状况,也已让他在心里把工作的标准降得很低:“实在不行,干个普工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但就这,实现起来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前几天,有朋友介绍他去一家食品厂,做流水线上的普通操作工,月薪2000元,结果因为他“年龄大”,还被那家食品厂拒绝了,让他倍感受伤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他也不愿再回到广西玉林老家。

    “已经回不去了。那里过去的同事、同学,有的确实混得不错,也有当大官的,可是时过境迁,那么多年未联系,怎么好意思再去麻烦人家。”

    记者采访他时,一个深圳的企业给他打来电话,通知他几天后去那里面试,那家企业在网上看到了他的求职简历。

    “是做生产电器工程师,他们给我开价7K,就是月薪7000元。不过还没准行不行。”他显得并不太兴奋:“这种面试都一样,五家面试能有一家成功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老板亲自面试,就很有可能成。要是下面的人来面试,就不好说了。下面的人大多是年轻的。岁数比我大还有可能,要是岁数比我小,就肯定不行。你想,谁会愿意要岁数比自己大的人做自己的手下呢?他会认为不好管理。”

    22年东莞不再是那个东莞了

    在东莞找工作变得很难,这并不只是高端人才的遭遇,东莞经济结构的转型,如同在静水中开始转动的涡轮,逐渐搅动起了整片水流。

    艾科琼在东莞呆了22年,1993年从四川达州板桥村来到东莞,和她同村的姐妹们一起开始打工生活,那年她才16岁。

    在最初几年,她的工作并不稳定,玩具厂、皮具厂、毛衣厂、鞋厂……都是东莞最初发展时所依赖的那些行业。但基本是每变动一次,她的工资收入都会涨上一点,从最初的100多元,涨到三四百元。

    1996年10月,她进了东莞一家在全国都闻名的生产电器的企业,在生产线上做操作工,一干就是19年,直到如今。

    比起拉(生产线)上其他的操作工,她的技术最全面,所以从拉头到拉尾,谁有事离开了,她都能及时顶上,被戏称“打杂”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每月收入不算加班,能拿到不到3000元,算上加班,能拿到近4000元。这其实也基本就是如今东莞普通员工的收入标准。

    比起新来的年轻员工,她的收入中就多了个“本企业工作三年以上员工”的补贴,也就是每月多出五六十元。

    东莞这个世界工厂看似一池静水,其实却一直默默积攒着驱动变化的力量,点滴的变化很难让艾科琼这样的个体有明显感受,但当她们感受到的时候,东莞早已不是她们概念里的那个东莞了。

    “2013年以后,企业开始不景气,也总传说要搬迁,结果是很少再有加班的情况了。以前每天最少加班3个小时,多的时候是3个半小时或更多。现在偶尔加次班也不超过1小时。加班少,收入就少。虽然辛苦,但多加班就能多增加收入。”艾科琼说:“现在不能多加班了,工作量却比以前成倍增加,老板是尽可能让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,这样就能减少成本。”

    但是东莞的变化反映在她身上,已经不仅仅是干几个人活的问题了,艾科琼发现自己没有多少机会“跳槽”了。在如今已经开始注重学历的东莞,她不具有任何优势,就是在生产线所学的技术和积累的经验,也变得越来越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曾经的花季少女,今日人到中年,她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在东莞打拼了22年的艾科琼感觉,东莞变得越来越美,却也离她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很早以前她就和丈夫开始纠结,是否该回到自己的家乡达州了?相比繁华的东莞,家乡很落后,在那里夫妻俩无法挣到比这里高的收入,毕竟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要养。

    但艾科琼还是觉得,重回到家乡的日子不远了。她现在唯一希望的是,自己和丈夫在东莞多年所学,能够在家乡为自己安排一个平和幸福的晚年生活。

责任编辑:杨婷

免责声明: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运动鞋休闲鞋时装鞋男鞋更多>>

慧聪市场

一周话题人物 [人物关注排行榜]

[马克思·布劳] 耐克:专业 专注
耐克在圣乔治公园的新品展示会上推出了他们的FootballX系列。[详细]
[陈年] 凡客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
“去年的春天我心烦意乱,一心只想做减法。” [详细]
[曹中华] 不同的脚 穿不同的鞋
2013年,随着一部电影的热映,私人定制生活方式逐渐兴起。[详细]
资讯中心 产业研报 企业中心 人物中心 产品微门户

企业媒体关注榜

话题人物排行榜

1 张宜佳 彩驰鞋服有限公司 总经理
张宜佳
彩驰鞋服有限公司 总经理
2 吴圣能 康奈集团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
吴圣能
康奈集团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
3 王振滔 奥康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
王振滔
奥康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
4 侯百赏 百赏鞋业 总经理
侯百赏
百赏鞋业 总经理
5 许景南 福建泉州匹克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
许景南
福建泉州匹克集团有限公司 董事长
6 丁路生 露友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 董事长
丁路生
露友体育(中国)有限公司 董事长
7 丁鹏鹏 喜得狼(中国)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CEO
丁鹏鹏
喜得狼(中国)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CEO
8 韩宝生 广州金岛鞋业有限公司 总经理
韩宝生
广州金岛鞋业有限公司 总经理
9 潘建中 巨一集团有限公司 总经理
潘建中
巨一集团有限公司 总经理
10 杨崇国 东莞市意利制鞋机械有限公司 董事长
杨崇国
东莞市意利制鞋机械有限公司 董事长
收起

欢迎关注慧聪鞋网

打开微信扫一扫
点击或扫描